实践不易流行理念的日本插花师大坪光泉采访文字版

盛腾天气网 天气信息 2020-04-20 21:14:15 0 北京  日本  中国  传统  

日本插花师大坪光泉大坪光泉,是日本超过2000个插花流派中,五大流派之一的“龙生派”的顾问。

虽然他是600年历史的日本插花界的一员,但他不断地创作出不拘传统的前卫作品。曾经在世博会上一展身手的大坪光泉,在2000年造访中国之后,被充满活力的中国城市吸引了。2005年,他毅然将工作室转移到了北京。

在那之后,扎根中国的大坪先生作为日本文化厅长驻北京的文化交流使,在高校等处进行演讲超过120次。大坪先生希望在中国住满10年,但在今年夏天,大坪先生不得不在“10年之约”期满之前,提前两年回到了日本。为此,人民网日本频道对大坪先生进行了专访。■2000年前后的中国极像二战后不久的新宿街区。—欣赏过您的作品就可以发现,您创作了很多非常前卫的作品,超出了人们以往对插花的印象。您创作的初衷如何?我的作品在日本的插花界和各流派中是比较叛逆的。日本传统艺术,比如柔道、相扑、茶道等,既拘泥于传统又排外,拒绝新事物。我认为,在认真继承传统艺术精髓的基础上,也必须要引入新的事物。同时,不仅是作品,在人生道路上,我也受到了日本俳句(一种日本短诗)诗人松尾芭蕉所提倡的“不易流行”理念的很大影响。我的父亲是俳句协会的会员,家里有很多关于俳句的书籍。我记得高中时代,我刚刚接触这些书,就对其中的内容深深叹服。在亘古不变的精髓之上,还应该吸取新生事物,我在北京的工作和生活中都实践着这一理论。—您在日本时一直活跃在插花一线,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中国的契机是什么?本来,我的儿子在山西太原留学。那时候他得了重感冒,为了看望他,2000年我来到了太原。这是我初次踏上中国的土地。太原的街道一直没有太大变化。那时的太原街道就像被打翻了的玩具箱,非常有生机。我当时觉得那样的城市非常棒。后来,我来到北京,在北京住了两三天。北京的高楼大厦特别气派,但到了郊外,又像太原街市一样棒一样有趣。在那次旅行中,我下决心一定要住在北京,把工作也一起转移到北京。在那之前,我曾想过去纽约,但在来到北京之后,我就马上改变了想法。—中国的城市很有活力吧?是的。当时的北京,极像二战后不久的新宿。那时的新宿,你根本想不到在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,到处是意外和惊喜,是充满活力的街区。现在的太原和北京郊区也是一样。那时候,不仅仅是新宿,整个东京都需要像我这样的有一些“变化”的艺术家。可以说,我乘上了那个时代的东风。后来,我遇到了北京,就像遇到了久别重逢的知音。我觉得,我的创新能力在那时的东京能够“开花结果”,在今天的北京也能创造事业的新巅峰。但是,实际上,北京是比东京更传统的城市。由于战争,东京的传统,东京的一切已被消灭殆尽。正因如此,那时的东京追逐能带来新发展的“革命”。而北京不同,北京是更加重视传统和历史的城市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